⬅返回
情感分析
文章导读
    近几天,深圳某跨境电商头部大卖传出倒闭消息,并通知供应商以物补偿。深圳一头部大卖濒临倒闭 本周一位供应商透露,深圳某头部大卖要倒闭了, “今天下午采购打电话通知,(问)要不要用得上的货架及余物。”公开信息显示,封号事件后,其已陷入多个买卖合同纠纷。

    跨境电商洗牌期持续。

    近几天,深圳某跨境电商头部大卖传出倒闭消息,并通知供应商以物补偿。进入行业回调期,不仅卖家生意不好做,与之业务关联的服务商也面临清洗,一选品工具同样出现经营异常,已于7月全员停工降薪。

    行业红利消减后,业务调整势在必行,卖家们纷纷加大研发力度或进行业务转型,希望短期保利润长则求生存,但其整体发展更有赖于行业大势。而近期,亚马逊沃尔玛Shopify等业内巨头陆续发布裁员消息,这释放了哪些信号?

    深圳一头部大卖濒临倒闭

    本周一位供应商透露,深圳某头部大卖要倒闭了,“今天下午采购打电话通知,(问)要不要用得上的货架及余物。”

    小编向其进一步了解情况。“采购打电话是这样说的,叫看有没有用得上的货架,搬去补偿点损失。”这位供应商说道,其自身还有20万货款未结清,突然听到大卖客户传来这样的消息,不免有些慌神。而当事卖家布局在另一城市的团队也是从深圳公司调去的,现在只剩下几个运营,其他人都已离开。

    此前,该卖家年销售规模高达数十亿。去年亚马逊封号潮中,其公司数百个账号被封,一大笔资金被冻结,运转已然捉襟见肘。现在公司暴雷,被欠款厂家自然也不止一两个。公开信息显示,封号事件后,其已陷入多个买卖合同纠纷

    在供应商们看来,该卖家资金链早已出现问题,如今要倒闭也不足为怪。另一位厂家心有余悸:“这家我们也就做了一单,差点就没收回来,反正后面就不敢做了,听说现在也是欠了不少钱。”

    如果该大卖濒临倒闭的消息传开,业内必然又要掀起一波讨要欠款的风波。

    疫情红利淡去,坐上过山车的跨境电商行业便从云端滑落,部分经营不善的卖家悄然退场,与卖家业务相辅相成的服务商也进入洗牌季,在物流方面接连爆出几起破产事件后,运营相关服务商也开始出现问题。

    近几天,关于某选品工具经营异常的消息喧嚣尘上。公开信息显示,该工具业务覆盖大数据选品、智能广告投放、AI店铺报表及一站式广告营销服务等。但据卖家反馈,近日该工具的服务器时常崩溃,周末时无法登录,而社群似乎已无人维护。

    6月底,该公司已有“关于困难时期薪酬调整”的公告发出。公告称,因公司营收下滑,入不敷出,近一年多来持续亏损,资金周转紧张,公司无法继续按现有体系正常运营,决定困难时期暂时停工。为维系公司生存,计划于2022年7月1日进行全员薪酬调整。

    公司将缩减办公场地、推广费用、研发部服务器费用等开支,同时薪酬调整期间全员暂时停工,停工期间实行固定薪酬方案,按2000元/月核发,并不再核算绩效、提成、奖金等浮动薪酬。

    有知情者透露,其暴雷原因是核心人员出走,公司在拿到钱后扩张速度过快,加之行业红利消失,卖家意识改变客户减少。“卖家少了,能割的韭菜也就少了,现在兜里都紧巴巴的,不愿意付费了。”一位卖家一语中的。

    在两个月前,业内还有关于该工具的推广,也有卖家寻找该工具的服务商,希望有优惠报价。如今其经营异常,有人希望该公司能再支撑一段时间至其费用到期,也有卖家庆幸躲过一劫:“真要命,几周前差点付费。”

    该软件暴雷让不少卖家惊诧不已,但选品工具可替代性较强,除付费卖家外,对整个群体影响有限。而如果是沉淀了大量数据的ERP软件出现类似情况,无疑会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卖家丢弃原来粗犷的选品模式,也是该服务商溃退的一个原因,其客户群体需求已经发生超出自身业务范围的改变。业内卖家分析,随着跨境电商红利消退,行业逐渐进入真刀真枪拼产品、拼运营的阶段,这种通过所谓的“大数据”进行选品的工具必然难以为继。

    几大因素搅动跨境池水,卖家着手调整

    新蛋中国区市场总监陈博认为,商家需要摆脱原有的单纯跟卖或低价运营思路,真正做差异化和品质化产品,而这需要从供应链端、运营端等进行整体改造。眼下,跨境电商行业面临的多因素冲击局面加速了这种调整。

    巨星科技在2022半年报预告中提到,公司面对的有三大不利因素——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国内疫情反复及国际物流成本继续高企。

    截止2022年5月31日,美元对人民币平均汇率略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上半年国际物流成本仍然较高,由于长协价格提升和美国人工工资上升等原因,巨星科技的物流成本和港口成本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上升。其在东南亚越南泰国、柬埔寨三国的产能虽正常,但越南北部和柬埔寨西港国际运力明显不足,四五月份国内部分港口运转又受限,国际物流依然是产品交付的一大风险。

    深圳头部大卖将倒闭?通知供应商搬东西抵债

    运费及汇率之痛被卖家普遍提及。中泰国际证券分析小家电大卖VeSync预计其上半年毛利率承压,将延续去年下半年的较低水平,因为虽然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年初至6月同比增速放缓,但上半年大部分时间亚马逊都处于清理去年第四季度库存时期,上半年公司仍将以较高的运输开支入账。

    今年一季度,乐歌营收增长15.83%,利润却同比下降43.64%,除了因加大产品研发、打造独立站及自主品牌投入不菲,另一项原因就是宏观不利因素。

    其中,海运费暴涨且处于高位,40HQ高柜的加权平均价格从2021年一季度约6000美金/柜涨至2022年一季度约15000美金/柜,一季度海运费占公司跨境电商业务收入比达到14.45%,占比增加8.43%;同时人民币汇率在高位继续升值,美元平均汇率从6.51升至6.36,欧元平均汇率从7.86升至7.12,虽然乐歌进行了适度提价,但仍然不能覆盖这些影响。

    这段时间内,受疫情长时间持续影响,吉宏股份跨境电商业务的广告费、物流费等费用增加,归母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53.56%。由于期间电商业务广告费等运营费用同比增加,公司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同比增加近50%。

    在汇率、运费及电商降温等因素的拉扯下,卖家们开始通过加大研发投入、业务转型,重金谋求新的增长点。

    1-3月,安克创新投入研发费用2.07亿元,同比增长69.50%,高于营业收入增速;研发投入绝对金额同比增长0.85亿元;同期,由于增加电商业务SAAS平台等研发项目投入,吉宏股份的研发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近1.4倍,银之杰等也在持续加投研发。

    也有卖家向可增值业务倾斜。去年,VeSync向亚马逊VC渠道转型,2021财年其VC销售占比提升至74.5%,预计今年将提升至78%左右,该渠道无需公司支付配送费,扩大销售有利于降低费用开支,且不会影响净利润。

    巨星科技则是遇到一个契机。上半年全球工具需求稳定上升,北美市场储物柜、木工工具等大部分产品依然较景气;欧洲市场需求复苏缓慢,但因俄乌冲突其部分竞争对手产能大幅下降,工具进口需求上升。公司在此时加大产品研发和投放力度,预计上半年盈利在6.55亿至8亿之间;借助产品线扩张和全球电商布局,还实现了跨境电商业务50%以上的增长。

    一定程度上,卖家调整策略可以为公司“改命”,但其发展更有赖于行业的运势。因为流量红利在短期可能不会再显现明显作用。接下来,卖家需要精耕细作品牌和供应链。

    受疫情和通胀影响,国外消费者需求正在下滑。去年,跨境出口整体发展良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海外的零售商在大量补库存,所以今年海外零售商的库存都很高,下订单比较保守,像沃尔玛、塔吉特等大型零售商都在清库存,最近亚马逊、沃尔玛更是爆出了大量裁员的消息。

    沃尔玛、亚马逊等纷纷裁员

    美国零售巨头沃尔玛已于本周三证实,公司开始裁员。在对外的一份声明中,沃尔玛称裁员是“更好地定位公司以实现强大未来”的一种方式。

    沃尔玛并没有透露裁员的具体数量,也没有公开受影响的部门。其实这家巨头裁员早有风声,此前已有国外媒体报道,沃尔玛将在重组过程中裁减数百个公司职位。知情人士称,沃尔玛开始通知其位于阿肯色州本顿维尔的总部和其他办公室的员工,这将影响到包括销售、全球技术和房地产团队在内的各个部门。

    根据沃尔玛的对外消息,公司正在增长的业务仍在招聘中,这些业务包括供应链、电子商务、健康和保健以及广告销售。

    沃尔玛是美国最大的私营雇主,在美国拥有近160万名员工。这一波裁员恐有不少人受到波及。

    沃尔玛裁员发生在下调业绩一周后,上周一盘后,沃尔玛下调了季度和全年盈利指引,致使其股价盘后大跌8%。沃尔玛还预计二季度营业利润率约为4.2%。

    沃尔玛还称通胀导致消费者在食品等必需品上的支出增加,而在服装电子产品等商品上的支出减少。此前沃尔玛还大量清库存,选择给销售速度较慢的商品打折,为需求量大的商品腾出空间。和沃尔玛一样梅西百货和塔吉特也有类似的活动,塔吉特对外称,公司计划减少产品订购的单量,并采取降价的方式优化冗余库存。

    清库存的大型零售商不止一家,裁员的也不止沃尔玛一家,其竞争对手亚马逊也要裁员近10万人。

    上周亚马逊表示,其新增就业岗位的速度是2019年以来最低的。在依靠自然减员来筛选员工之后,亚马逊现在的员工数量比上一季度减少了约10万人。据了解,员工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亚马逊在仓库和配送网络实施了裁员。

    今年4月亚马逊就曾对外称,在疫情期间增加人手后出现了人手过剩,需要削减人手。亚马逊一直在转租一些仓库空间,并暂停了针对办公室员工的设施开发,称需要更多时间来确定员工需要多少空间来进行混合工作。显然,亚马逊是下定决心要控制成本,关注盈利。

    7月底,加拿大电商平台Shopify也宣布将裁员1000人,占全球总员工的10%。

    Shopif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obi Lutke表示,公司将在招聘、支持和销售部门进行裁员。公司将会减少过度专业化和重复的岗位,以及一些与开发产品不够密切的团队。

    新冠疫情爆发后,Shopify在线销售额激增,公司曾预判疫情将加速Shopify的电商销售额快速增长5到10年。为了符合销售预期,公司在不停地扩大规模,但是赌注明显没有得到回报。 Lutke承认自己决策失误,现在必须进行裁员调整。

    Shopify裁员的主要原因,疫情之下对业绩预判太过乐观,回过头来才发现爆发增长后出现下滑。

    其实,同样裁员的亚马逊和沃尔玛都和Shopify一样,他们对疫情之下的爆发增长抱有很大的信心,亚马逊租了很多的仓库,招聘了大量的仓库员工;沃尔玛采购了海量的货品,最后发现后疫情时代,爆发性增长并没有持续,反而出现意外回落。

    其实很多跨境电商卖家的经历和亚马逊、沃尔玛相似,在爆发增长之下,谁都会对未来线上销售渠道做乐观预判,结果却并非如此。加之一场高通胀的到来,再一次击溃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

    当前欧美经济面临滞胀风险,通胀率居高不下。滞胀是经济增长放缓和高通胀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经济增长率放缓到远低于趋势的水平,失业率不断上升;另一方面通胀率居高不下,6月份美国通胀率达到了9.1%,欧洲通胀率达到11%,这些都表明当前欧美通胀水平达到了近40年的新高。

    通胀飙升冲击了消费者的购买力,个人收入的增长跟不上物价上涨步伐,导致许多欧美消费人群支付了生活必需品开支之外,口袋里几乎所剩无几,他们没钱去消费其他非必需商品。

    一波跨境电商服务商或暴雷

    欧美消费需求降低,连亚马逊和沃尔玛都被波及,国内的跨境电商卖家自然也深受影响。

    今年,多个跨境电商卖家营收和利润下滑,连业内头部卖家都未能幸免。当跨境电商行业受到冲击,周边供应商、物流商等服务行业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一位业内人士直言,跨境电商行业持续低迷,接下来会有一波供应商、物流商、综合服务商暴雷。

    近期东莞库珀倒下的消息令人唏嘘。库珀主做电子类产品,是业内头部大卖泽宝背后的重要供应商。其撑不下去的原因之一便是被泽宝等跨境卖家拖欠货款。

    据了解,库珀曾连续多年成为泽宝的第二大供应商,在泽宝遭遇封号潮危机之后,各主要产品采购量大幅减少,大卖采购量锐减,供应商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库珀事件再次将为跨境供货的风险摆上台面。目前已有部分为跨境电商行业供货的工厂受到波及。有的工厂订单量锐减,艰难支撑,有的则因长期没有订单,最终不得不面临关门倒闭的困境。

    连向跨境头部卖家供货的厂商都未能幸免,更何况一些规模相对较小的工厂呢?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有很多小工厂都很难过,底子厚的在吃老本,底子薄的艰难支撑,但是他们感觉换个行业的风险太大,索性先拖着。这些工厂可能之前加了太多的杠杆,现在不好脱身,靠贷款和借贷活着,只要能维持着现金流,没有利润,倒贴都可以。

    在这种情况下,工厂的老板难免为了省钱,降低员工的薪资,并告知员工不降薪就撑不下去,工厂时有罢工、闹事之举。而和工厂绑定的跨境卖家一旦大批量减少采购,工厂则面临很大的风险。

    不止工厂,跨境卖家生意好坏直接冲击着周边各类的服务行业。诸如上文提到的某选品软件。据知情人士介绍,还有一些物流商、提供刷单服务的服务商、提供数据分析软件的服务商也正在受到影响,或者有的已经中招。

    跨境电商卖家的业务牵涉整个行业的发展,当下不管是卖家还是各行业服务商都在期待今年下半年的旺季。此前,一些业内人士也预测,今年下半年整个市场行业会逐渐向好,卖家业绩将有所回暖,目前也有卖家看到了曙光。

    最近,部分卖家反馈了7月业绩回升的好消息。一位卖家称,刚过去的7月销售额是公司成立以来最高的一月,库存周转和补货方式进一步提升,公司现金流更充裕。另一卖家也介绍,7月的销售额达到了历史新高。看来,在Prime会员日大促期间,已有卖家抓住机会实现爆单,并为下半年旺季开了一个好头。

    或许,今年下半年旺季能给更多的跨境卖家带来惊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邦阅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若存在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邦阅网或作者进行删除。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发表你的高见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